二分彩基本走势图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憶拍攝《紅旗漫卷西風》二、三事
魯 明

 
CCTV.com  2009年10月15日 10:05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如果說,中國共產黨直接領導的新聞紀錄電影開創于抗日戰爭初期,那么,在解放戰爭時期,新聞紀錄電影的新生力量已茁壯成長。在著重拍攝東北戰場的同時,還分批派遣攝影人員進關到全國其它戰場拍攝。當遼沈戰役結束,東北全境解放的時候,當時主持新聞紀錄電影工作的錢筱璋,立即率領留在東北從事新聞紀錄電影全體創作人員進關,進駐解放的北平。

當時,我們全都住在東城八面糟附近的一家私營旅館,是一處有三進的大院落。就是在這里,我們經過考核已提升為攝影師的人員被編隊,補充到各大戰場去搶拍解放戰爭最后決戰的場面,完成新聞紀錄電影拍攝解放全中國的任務。

我當時被編為第23隊,與張永、羅矛一起分配到西北野戰軍(后稱第一野戰軍)完成解放大西北的拍攝任務。我們一行11人先乘火車到天津轉德州,然后按兵站步行,器材由兵站派大車或騾馬與人同行。從北平出發算起11天后到達延安,對我們三個人來說都是“回延安”。三年前,我們告別延安到東北,三年后又回來了。

中共中央西北局書記、第一野戰軍副政委習仲勛接見了我們,宣傳部向我們介紹了情況。我們三人分了工,我的任務是重返黃河渡口,迎接華北野戰軍第十八、十九兵團歸入第一野戰軍建制,拍攝大軍過河的場面,然后趕赴已經解放的西安,拍攝一野總部,當然拍攝彭德懷的任務也就落到了我的頭上。

當我拍完大軍過河趕到西安時,張永、羅矛已先我抵達西安。我們三人一起拍了標志古城新生的入城式后,張、羅立即追趕他們各自所在的部隊去了。我則暫留古城。此時,我已經得知一野前委正在舉行會議。心想,接連創造了以少勝多、以弱勝強英雄軍隊的司令員兼政委的彭德懷,站在掛滿軍事地圖的墻壁前,向一野所屬各兵團的首長下達作戰命令的偉大場面就要拍到了,心里是何等的興奮啊。

我向一野政治部甘泗淇主任匯報了我的想法和請求,他表示支持,要我耐心等待,等候他的通知。那幾天我一步也不敢離開營房,把機器準備好,擦了又擦。終于某一天下午,甘主任親自來告訴我:“快走,彭總現在要你去。”我來到彭總的住處,看到他戴著一副老花鏡,手里握著毛筆寫著什么。我敬禮報告說:“我是拍電影的,向彭司令員報到。”彭總抬起頭來,摘下花鏡,放下毛筆,讓我坐下。然后很嚴厲地說:“上級派你們來拍電影,我們歡迎。但是,一定要到基層去,到戰斗的第一線去,多拍戰士,他們是真正的英雄。少拍我們。”我有些委屈地告辭出來,晚飯后甘主任來看我,他說:“彭總就是這樣的人,你一定要正確理解他的話。你先下部隊去拍,等有機會我一定設法讓你拍到前委和彭總的鏡頭。”

我以沒有完成任務的心情告別古城,來到十八兵團六十二軍一八四師,接著又到了該師主力五五O團。我就是在這個團拍到了扶眉戰役的鏡頭。此時,張永、羅矛分別在十八兵團六十軍、一兵團一軍也拍到扶眉戰役的材料。經我們三人的共同努力,為影片提供了表現此次戰役較完整的材料。扶眉戰役后,我隨著四軍向蘭州挺進。沿途拍到了步兵、騎兵、戰車滾滾洪流追擊的場面,還拍到了大批民工和擔架隊隨軍行進的場面。

沈家嶺,一個僅有幾十戶人家的小村,數百名烈士為著新中國的誕生長眠在這里了。這是我一生中,少有的身臨其境、親眼看見用血換來的勝利。當我寫這篇回憶文章時,我要再一次遙向那沈家嶺榮譽的祭壇,獻上我心中的花環。

部隊總攻的時間往往是拂曉,沈家嶺戰役也不例外。這樣的時刻,膠片尚不能正常感光,只能勉強拍點氣氛性的鏡頭。幸好,天亮后完全攻占了敵軍陣地。在尚未打掃戰場、部隊也未撤離之際,我請求部隊首長協助,立即組織補拍了強占深達20多米的壕溝等強攻鏡頭。此時,二兵團其他兄弟部隊攻占了蘭州西關,搶占了黃河鐵橋。

當我趕到西關已是當日下午了,拍到了大批俘虜和籠罩著硝煙、遍布敵軍尸體的鐵橋。黃河鐵橋被我軍占領,就切斷了敵軍退路,城內敵軍如果不投降就只有被殲滅。蘭州戰役殲滅了馬步芳主力兩萬七千余人。此次戰役雖只有一臺機器拍攝,拍到的素材還比較完整。

當沈家嶺、西關、黃河鐵橋等鏡頭拍完,正想與甘主任聯系時,就接到要我趕緊到野戰軍政治部去的通知。見到甘主任后,他告訴我,下午就可以拍前委和彭總的鏡頭了。聽后,我不知怎么高興才好。

在原國民黨軍政長官公署禮堂,拍到了彭總向團以上干部講話的鏡頭。說來真巧,當時戰地拍攝均無照明設備,室內鏡頭往往效果較差。這一組鏡頭卻不一樣,一是禮堂較亮,二是一束陽光從高高的窗口恰好照到彭總的臉部,彭總的情緒又好,成為一組較精彩的鏡頭。后來,張永也趕到蘭州,我們用兩臺機器共同拍攝了前委的軍事會議和彭總看作戰地圖等鏡頭。至此,由我承擔拍攝前委和彭總的任務,在張永的協助下終于完成了。

蘭州戰役之后,解放軍人不停步,馬不停蹄,繼續追殲中國西部大片土地上殘留的國民黨軍隊。我們三人也相應分工,羅矛在第一兵團,張永跟十九兵團,我仍留在二兵團。我與張永分別完成自己的拍攝任務后,于1949年底先后回廠。羅矛隨一兵團拍攝解放青海之后又隨該兵團進疆,拍攝新疆的和平解放,晚我們兩個月才回廠。至此,《紅旗漫卷西風》的前期拍攝結束,1950年第一季度完成后期制作。該片已載入電影史冊,是一系列以解放戰爭為內容的紀錄片的重要組成部分,它留下了毛澤東、周恩來和彭德懷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這一時期戎馬生涯的珍貴資料。

 

 

                                                       (本文作者:時任中央新影攝影師、科影原副廠長)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