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彩基本走势图

現在主旋律影片是螺旋形上升,引領了一個高潮
——專訪文獻紀錄電影《砥礪——中共中央在延安十三年》導演趙祎

發布時間:2018年05月17日 10:38 | 來源:中央新影集團 | 手機看新聞


 

5月6日,由中國(廣州)國際紀錄片節與廣州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聯合主辦的金紅棉影展“紅色文化”主題紀錄片公益展映活動,在廣圖展映了一部獻禮中國共產黨建立95周年的文獻紀錄電影《砥礪——中共中央在延安十三年》。

 

趙祎,中央新影集團知名影視策劃人、制片人、導演,擅長重大題材創作與運營管理。在中央電視臺眾多欄目中擔任編導,制作跨度多領域《佛教協會副主席明陽法師傳》《中國繪畫藝術》《步長情懷》等作品,主導及參與創作的電影作品有《砥礪——中共中央在延安十三年》、《熱土》、《小平你好》、《為了勝利》等,以上作品獲得金雞獎、華表獎等重大獎項。除紀錄片外也涉足商業電影、電視劇的策劃制作。參與出版的圖書和論文《PREMIERE6.5速成教程》、《PREMIERE6.5影視制作》、《小平,您好》、《新中國第一》、《情歸周恩來》、《龍騰東方》。《為了勝利創作感言》、《文獻紀錄電影創作實踐淺感》等多篇論文發表于《電影藝術》《紀錄影視》等多個專業期刊。作為策劃、編輯在國內、外發行的音像制品:《情歸周恩來》、《人民至上》、《長安街》、《龍騰東方》、《問道武當》、《大閱兵》、《說吳》、《城市的記憶》、《紅孩子》系列、《暗戰》系列、《密令絕殺》系列、《協商共和》系列、《我的格桑梅朵》系列、《說吳》系列等。

廣州節:拍攝了這部紀錄片之后,你對延安精神有沒有什么新的感悟?

趙祎:感悟到的不僅是紅軍精神,而在創作過程中,我們也深切地感受到我們作為一個紀錄片人所傳承的精神。當初我們之所以能有機會創作這樣一部電影,基于我們機構的前身是延安電影團。

我們延安電影團老一輩的紀錄片人,在延安那么艱苦的條件下,在戰爭槍林彈雨的條件下,拍攝了大量延安時期的素材,記錄下延安時期那些珍貴的歷史鏡頭,才讓我們今天得以創作《砥礪——中共中央在延安十三年》。

這部電影,不僅是我們向建黨95周年獻禮,也是幾代紀錄片人對延安素材的積累的匯聚,是幾代紀錄片人穿越時空共同向黨的生日獻禮,同時也表達了我們這些紀錄片創作者對老一輩紀錄片人的一種懷念和崇敬。

 

廣州節:那老一輩的紀錄片人帶給你最大的震撼是什么呢?

趙祎:在抗日戰爭時期,沒有膠片。他們為了弄一點點膠片都要從上海、從大城市輾轉送到延安,等到延安的時候就只剩下很少膠片了。

那個時候很多藥水運到延安的時候都過期了,老一輩紀錄片人是用過期的藥水留下了今天看到的影像。

而且在輾轉過程中,他們要留存這樣大量的視頻、照片、聲音。這些紀錄片人就是這樣背著這些素材,一起輾轉,一邊記錄一邊保護素材。

所以今天我們看到這些素材的時候,我們會想,我們雖然在拍攝過程中也會遇到困難,但是我們有先進的設備,有全球同步制作的方式,就覺得沒有理由不去拍一部片子,或者拍好一部片子。看完了那些珍貴的素材之后,會讓人有一種切身的感動。

專訪現場

專訪現場

廣州節:你拍攝了很多歷史題材的文獻紀錄片,可能有觀眾會覺得文獻紀錄片會不會很無聊,像看歷史書一樣。你是怎么看的?又為什么會走上這個職業道路的?

趙祎:我大學實習的時候,有幸加入了做文獻類紀錄片的團隊,有幸遇到了很多做片子的前輩和紀錄片界的領軍人物。他們的工作精神、工作態度,還有他們對創作的這種認真,也深深地影響了我們這一代人的紀錄片創作。原先我們也覺得,是不是這種類型的紀錄片很枯燥,但是他們讓你覺得,其實這種創作可以把真實的歷史還原,而且他們對于歷史的解讀會給人一種心靈的震顫。

他們的工作精神、工作態度,還有他們對創作的這種認真,也深深地影響了我們這一代人的紀錄片創作。這是一種偶然性,然后走到了創作的道路上。

原先我們也覺得,是不是這種類型的紀錄片很枯燥,但是他們讓你覺得,其實這種創作可以把真實的歷史還原,而且他們對于歷史的解讀會給人一種心靈的震顫。

我自己進入這個行業已經十幾年,好像當初進來是個偶然,而現在已經成為必然。

首先,我自己先被這些歷史給感染,自己被這些精神所感動,也有很多話要說。這種類型的紀錄片可能比別的影視作品更需要情懷,更需要保持一種冷靜的心態。她是主旋律,是時代精神的體現,因此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進入到創作的隊伍中,也有越來越多作品面世,也有越來越多的人來關注。

專訪現場

專訪現場

廣州節:你怎么看待中國紀錄片在國際節展上競爭的優劣勢呢?

趙祎:文化自信吧。我們有傳承了五千年的文化,我們有很多我們獨特的優勢。我們作為紀錄片人,應該更好地去傳承,就像上一代紀錄片人影響了我們似的,不斷地堅持,不斷地創新。

國內也有很多優秀的紀錄片人,在國際節展上拿了很多大獎,也很有影響力。包括像廣州國際紀錄片節也是國際節展,形成了很好的國際和國內的互動交流。

我相信當這種交流不斷地加強,相互影響,我相信我們也會成為國際主流節展上很有發言權的一員。

 

廣州節:對比國外HBO、網飛他們出品的紀錄片,都是比較大片式的做法。而國內做紀錄片的很多都是做編導、記者出身的,他們的作品要么就是純紀實,要么就是比較像電視欄目的,而且題材也出現了雷同的情況,你是怎么看的?

趙祎:十幾年前我們涉入到紀錄片這個行業的時候,幾乎是沒有市場的,那時候甚至是沒有交易的。其實經過了那么多年,現在紀錄片市場漸漸培育起來了,紀錄片也有了銷售的價格,我們也開始與國際接軌。

以前紀錄片只是紀錄片人的事情,現在演藝明星也開始做紀錄片了,很多知名的故事片導演也做了很多很好的紀錄片,這些都是紀錄片發展的表現。

而且未來,我們的團隊也在多元化,我也希望團隊的人能設計很多的方面。

我們團隊的總監制、藝術顧問、攝影指導他們不僅拍紀錄片,也拍電視劇、故事片、廣告,團隊成員也跟像張藝謀、陳凱歌這些導演拍故事片;創作團隊的成員也會涉及到網大、網劇,我們的各個工種也是開始交叉,甚至是跨行業去做。

這樣才能豐富我們紀錄片的創作。或許有時候我們還沒有脫離傳統紀錄片的創作的模式,應該用更開放的心態去接受、去做紀錄片。我還是很有信心的,對于紀錄片的市場和未來。

活動交流現場

活動交流現場

廣州節:去年有幾部具有紅色元素的影視作品在院線的票房有不錯的成績和口碑,你是怎么看待這些紅色題材的影視作品未來的發展呢?

趙祎:這些紅色題材影片是主旋律影片,他們現在是螺旋形上升,現在是引領了一個高潮。其實我們回顧過去,也有很多主旋律的影片是膾炙人口的。像《英雄兒女》《地道戰》《地雷戰》這些電影都影響了幾代人,是一種長青的藝術形式。

 

《英雄兒女》海報

《英雄兒女》海報

所以在今天,在我們的新時代,這種類型影片的熱映,也是一種必然性的。更多的人在文化快餐之后,冷靜下來,愿意在這種主旋律影片中去消費。

作為主旋律影片,我們要做的就是要把片子做得更好看,讓更多的人來看,寓教于樂。現在是在國內票房很高,將來可能還將創作出在國外也很受歡迎的主旋律影片。這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紅海行動》票房世界登頂

《紅海行動》票房世界登頂

廣州節:國內觀眾跟國外觀眾的觀影需求和口味可能不太一樣,你有研究過嗎?

趙祎:我之前采訪其他嘉賓的時候,也是比較高知的,他們還跟我要之前創作的主旋律的片子,包括像延安題材的,包括像毛澤東題材的。他們覺得歷史對于一個人的影響,甚至對于他們的本專業,對他們進行企業的管理,歷史都是有參考價值的。

紀錄片包括這種文獻類的,因為它是以事實去講話,幫助你去梳理歷史,它不僅對專業人士,對很多觀眾都是很有價值的。

有的時候我們需要去影響觀眾,需要去告訴觀眾:你通過快餐文化,通過網綜你可能得到的短暫的快樂;而你通過這些節目,你將得到的是精神上和思想上的提升。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分享
1 1 1
二分彩基本走势图 时时彩后一七码万能码 快三单双大小规律 170彩票专家分析平台 河北时时直选 官方通比牛牛下载 时时彩平台奖金高9.9798 三中二怎么赔 极速快车彩票是真的吗 极速时时开奖管我 麻将二八杠如何作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