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彩基本走势图

每個人心里都有一座屬于自己的城
——《我的城》 導演專訪

發布時間:2018年09月26日 15:01 | 來源:新影集團官網 | 手機看新聞


926 愛奇藝 全網獨播 旅游衛視 同步播出

《我的城》第一季《魔麗都市》與你不見不散 敬請期待 

《我的城》是一部記錄城市凡人生活碎片,鏡頭下充滿“凡人語錄”的紀錄片,也是中國少有的現實題材城市紀錄片。第一季《魔麗都市》聚焦了中國最富話題性的四個城市:北京、上海、成都和深圳,描繪的是城市人特殊的“鄉土情”。

001

本片那些被紀錄者,無論是北京篇里愛騎自行車的小伙,還是上海篇里賣啤酒的阿姨,或是成都篇里“二次元”裝扮的小姐妹,或是深圳篇里大芬村(城中村)里的小畫師,他們都是城市社會里人微言輕的小角色,所以他們腦海里沒有城市定位、沒有品牌宣傳,有的只有活生生的現實:怎么活出自己的個性,活出味道來。一些生活碎片、閑談碎語、生活片斷,不經意間構成了城市的性格和精神、流露出對城市的理解與質疑。

此次未來網記者有幸采訪到幾位主要導演:總導演劉俊宇,北京篇導演周丹丹,上海篇導演陳卓。而成都篇導演王豆豆和深圳篇導演黎衍由于外出拍攝,遺憾未能見面,但是有關城市話題,他們也表達了自己的看法。讓我們一起來聽聽在拍攝過程中,導演們如何解讀他們所拍的人、他們眼中的城,和他們在后期剪輯中的舍與不舍。

【對話】

未來網記者:《我的城》主要是以北京、上海、深圳、成都四座城市為主拍攝的城市紀錄片,對于這四個城市,導演是怎樣分工的呢?

劉俊宇:這個組很考驗人——四個城市四個導演,他們一人負責一個城,沒有助理,也沒有制片,沒有地方接洽、甚至在當地沒有一個熟人,屬于單槍匹馬,一切人物、地點等素材搜集全靠自己摸爬滾打。但是每個人在前采階段都收獲頗豐。

深圳的導演黎衍是西北人,到了深圳沒有任何疏離感和陌生感,一是由于當地人來自五湖四海,彼此都是外來者;二是城市新興,大家都很容易按照當下的市場規則行事,缺少復雜的人際關系,所以他一下子就抓住了深圳的這個“外鄉故土”的物質。本來導演還試圖學習粵語,來了才知道,普通話,哪怕不正宗,也是可以暢行無阻的。

  

北京的導演是個外柔內剛的北京大妞,因為是當地人,我們也沒有特殊照顧——沒有配備設備車,更不會提供住宿。導演周丹丹說,長這么大,還沒有像這次這樣,自駕周游北京。拍攝過程中,北京由于特殊性,市內絕大多數地方都是不允許架上機器拍攝的,所以全片基本都是手持、偷拍,這姑娘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滿北京城跑,上下打理,扛下了北京篇這面大旗。

上海我們最開始以為是最難溝通的一座城市,因為腦子里對上海有莫名其妙的固有印象。所以我們派了一個小伙子,人長的帥,做事干練。結果,真是讓上海成為三個城市里最令人放心的拍攝地。不僅讓組里放心,他更讓上海人欣賞。僅我所知,就有三個地道的上海阿姨天天纏著他,要把自己女兒介紹給他。我們從中能夠感受到上海人的真爽和可愛。

成都也很有意思。成都人生性愛玩,特別是年輕人,基本玩到深夜,如果不上班,早上十點鐘以后才起床。這和導演起早貪黑的工作作息完全不匹配,導演王豆豆的拍攝工作也只好按照拍攝對象的時間表來安排。即使如此,許多時候還是會被拍攝對象放鴿子。

后來她發現,其實成都人不是懶,而是講求生活的味道,尤其是屬于自己的休閑時間,特別希望別人尊重。人們流連茶館食巷的時候,就是享受生活的時刻。我們常常以為生活質量是名牌,豪宅、出國、旅游,曬照片。其實在成都人心里,不要花多少錢,日子就會過得美妙得很。活的就是一個心態。

未來網記者:在北京這集里,老胡同里有一些外來人,像是比利時建筑師戈建還在自己家里種菜,建了小泳池,他們的生活狀態讓人眼前一亮,您拍他們的時候感覺如何?

劉俊宇:我們本身都是北京人,也有生活在胡同里的經歷。其實我們和所有人一樣,一個地區生活久了,分辨不出哪里好哪里壞了,當看到他們在自己的院子里建泳池,種蔬菜、水果,才發現我們平時對身邊的生活太麻木了,對身邊很多事有點熟視無睹了。人們常說:生活在別處。其實這個別處不僅是指地點的差異,也有心境上的,我們可以把自己的生活經營成另外一個樣子。

為什么有人覺得他這樣的人特別?因為我們習慣了一種泛眾似的生活。現在所有的人上班掙錢,回家刷手機,都是這種模式。恰恰是像戈建這樣的人不在這個模式里,你就會覺得好玩。他不僅喜歡老北京的這種居住方式,他還要改造,建個游泳池、利用別人丟棄的古磚修繕家居,他不覺得舊、差、糟,反倒樂在其中,這就是內心沒有成見地生活方式。

  

未來網記者:在北京這一集里,觀眾覺得這些北京人在和自己說話、探討、聊天,沒有間隔、視角平和,這是有意這樣選擇和處理的嗎?

劉俊宇:其實在選擇拍攝的人選時,并沒有刻意去分解人們的階層,很多表面榮光、地拉顯赫的人,我們也有找過。但是后來發覺有很多限制,很多顧慮,這個沒有辦法。很多時候,不是所有想到的我們就能拍。當然我們也從始至終沒想拍成一部話題大而全的紀錄片,只是想還原城市生活者心里的“城市一面”,全片無解說式的開放編輯,也是想將思考的主動權交給觀眾,讓觀眾自己去理解自己看到了什么。

不過在片子里,平民不代表貧民,這些平凡人大多都有不平凡者的一面。比如前門餐館老板賈爺,他也算是一個有頭有臉、有影響力的人,瑞典大使曾經特邀他去瑞典辦影展。可是他到了國外,也是北京大爺的范兒,自己騎個自行車,布鞋坎肩大短褲的形象。再比如胡同騎車的小伙、南鑼鼓巷的藝人,他們背后都有成功的一面,我們沒有因為他們的家境和財富去區分話題,我們只是想把他們還原成“城市中人”的真實身份去敘述他們眼里的城。

周丹丹:這些人蘊含著北京人的一種性格——我多有錢,你不一定能看得出來,他自己不張揚。每個人選擇的生活方式,不需要別人對我品頭論足。北京人很大氣,因為他們從來不缺眼界,由于北京這座城市歷來不缺談資,他們看慣了生活內外的人生悲喜、大起大落,誰今天落馬了,誰明天又上去了,他們看得太多了。與其和別人爭鋒,不如踏實過日子。

劉俊宇:在北京,一個出租司機,都可以跟你高談闊論,他們接觸的“人間事”比別人頻繁,也復雜多了,所以談什么,他們都明白。但是你說出租車司機,你們看開了,應該 “佛系”地生活了吧?不一定。他們也講開門七件事,也有百般滋味,談資和生活是兩碼事。他們追求很簡單。

有人形容北京人不求達官顯貴,高官厚祿,只要日子過得去就行,喝茶溜鳥盤珠子。你說他是小國寡民嗎,也許;你說他是不求上進嗎,看著像,但是北京人心里頭對生活的態度,真不是用掙錢多少、花錢多少來評判的。這就是北京人對生活的理解。

上海人就不同了,在追求生活品質方面,上海人是高標準嚴要求,每時每刻都會講究精致,不管是富講究還是窮講究,哪怕是咖啡館里一個服務員,他也受到城市氣息的感染,以一種精致的生活方式生活,很新潮,也很外露。比如上海篇里老弄堂里的祖孫,用大茶杯,也是要喝咖啡的,這就是真實的寫照。

所以這部片子里,每一個人物都不是刻意塑造某個形象,他們就是那么生活的,很有參考價值。后來我們才發現,這些資料很有意義,比如北京拍攝完成后,許多拍攝地點都變了。像收集古董自行車的任子龍,拍完他家就拆了,賈勇的飯館也拆了,南鑼的經營也和拍攝時候大相徑庭了,宋莊也沒了,北京國安足球隊也改名了。所以我們有太多的幸運,記錄了許多以后難有的信息,有的甚至真的就成老資料了。

  

未來網記者:剛才說南鑼變了,是片子里也提到的,由于房價變高,所以南鑼越來越商業化,人們記憶中老北京的南鑼消失了嗎?在北京的變遷中,您覺得還有哪些遺憾?

周丹丹:北京的變遷中,確實有很多的遺憾,包括鳥市車市這樣的存在也消失了,就是一種遺憾。消失的不單是一個市場,而是一些符號,更是一種文化。文化是什么,不是文字、物品,而是人們的生活方式,是人們怎么吃怎么喝,怎么對話,談論什么,喜歡什么,真不能把文化看成一種死的東西。

總導演劉俊宇:文化是看你怎么活著,怎么生活。像今天的北京的兔兒爺,在過去,每逢中秋,家家都是要請兔兒爺回去的,這就是風俗。但現在兔兒爺沒人買了,他就變成一個符號了,難有人記得它。南鑼也是,從元朝建都北京時候就規劃形成的街道坊區,舊時這里有很多名人故居。現在變成了商業街,民俗少了,都是賣飲料、新式玩具的了。這些都是新北京,兔兒爺不再是記憶中的兔兒爺,南鑼也不再是記憶中的南鑼。當然如果用一種發展的眼光看,或許也是必然,這樣也許就可以親眼看到,時光是怎樣流轉的。

周丹丹:但是我們拍片子正是要告訴大家,你們認識的那個北京已經不是老北京了,那個天安門,故宮,南鑼鼓巷的北京,是旅游者的;那個三里屯、鳥巢,是年輕人的北京,所有都不是完完全全的老北京。每個北京人心里都有自己定義的老北京,這是任何建筑、地點的變遷無法替代的。

未來網記者:您覺得北漂的人真正能融入北京嗎?其實這個問題對于北上廣的很多人來說都在面臨著。

劉俊宇:現在的北京很包容,以前的北京城也包容。早在民國時期,那時候叫北平,接納了五湖四海的人,到了上世紀五十年代,因為科學院等國家事業單位或建或遷,全國各地的人被調動來了北京。從始至終,北京人都沒有怨言。因為北京人相信,這里的人都是憑自己本事吃飯。

所以后來的外鄉人也體會到了,在生活中輕易不求人家,不麻煩人家。你有困難,我就搭把手,都是熱心腸,我有不周全的,你也別挑理,大家都彼此理解。態度就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你過得好我不眼紅,你境遇差我也不踩咕你。我覺得現在談是否融入,不是北京接納不接納別人,而是別人認同不認同北京這種文化。在講禮數、講規矩的前提下講通融和講彼此理解。這是北京人的習性。所以來北京的人,沒有融入不融入一說,只要自己不建立壁壘,北京不是拒人千里的。

北京人特看重禮數和規矩。比如你在地鐵里吃韭菜盒子、搶座位,你在旅游點登高爬低禍害文物、你凡事任性而為,你說人家能不說你嗎。這事發生在北京人身上,北京人也照常看不慣。本身是個人的行為不端,可是偏要挑撥成地域攻擊,說北京人怎么這么矯情啊,那別說北京人容不容你了,其他城市可能也不一定能容得下去。所以說矛盾不是來自不同階層和不同地域,是來自不同的價值觀。

其實北京人是歡迎外地人的,但是不要觸碰、突破為人處世的這個底線。所以北京人常感嘆老北京沒了,那老北京不僅是胡同、鴿哨、老手藝,而是規矩沒了,都看重經濟利益了。所以當談及外人融入北京的時候,不是你生活在此就行了,而是要講原則。

陳卓:北京還有一種包容,就是能包容所有批判的聲音,你可以喜歡它,也可以不喜歡,甚至有些北京人也不喜歡北京,就會激揚文字、評點是非。是人的地方就有復雜性,北京大體上是厚道的,叫有理有面。當然也有很多不文明、不講道理的人或事,北京人提倡有一說一,有話直說,不喜歡詆毀,也不會死不認錯。允許不同觀點發聲,這就是北京另一面的包容性。

劉俊宇:其實北京只是一個縮影,北京、上海這種超大城市的發展,蘊藏著一種文化、人性、世故的必然性,今天的北上廣,就是以后二三線城市的未來。今天北上廣面臨的所有這些觀念、行為上的碰撞,這種需要適應的變化,以后的二三線城市都躲不過。談包容,談融入,就是要正視新潮流、新價值觀的誕生,還要面對老人情、舊感情的淡卻。彼此達到一個度,本地人和外來人可以和睦相處,否則就會質疑。

  

未來網記者:在上海篇里,上海的人物,比如老克勒,新星模特等人都很“摩登”,哪個人是讓導演印象最深刻的?

陳卓:啤酒阿姨!她其實可以顛覆一些人眼里固有的上海商人的形象。啤酒阿姨為人非常豪爽,性格開朗,總是愛開玩笑,好客大氣,笑起來都是震耳欲聾。這些與以往外人對上海商人的印象有點相背。啤酒阿姨可以說撕掉了誤解上海人的許多標簽。

啤酒阿姨也是一個感情豐富、不做作的人,和她相處到最后,她的另一面就表露出來,談到在大都會的生活,可以說五味雜陳,有些帶著淚的感嘆。她有自己的苦楚,她一個人帶著孩子,經營一家啤酒超市,迎來送往全憑一人。阿姨對著攝像頭,突然有了傾訴的欲望,去介紹自己的不容易,去介紹這個城市里的很多人都是這樣的,生活中缺少宣泄的途徑,你忙你的,我忙我的,在忙碌中失去自己,也失去對別人的關愛,沒有人輕易給你當垃圾桶。

每當夜幕降臨,總會有這樣的人借宿在阿姨的店里,借酒消愁。當然更多時候,啤酒阿姨是一個笑聲爽朗,平易近人的快樂大媽形象,用笑聲去抵消消極。這就是人在世間的姿態。

劉俊宇:如果說片子里有遺憾的話,其實每一個人單獨拿出來,都能拍成一部紀錄片,成為一個獨立的故事。但是如果這樣,那城市的角度可能就淡化了,更多地偏向于解讀人性了,這就與原本紀錄城市的主題不符,所以我們舍掉了很多東西。

陳卓:比如上海這集里那個年輕建筑設計師,優秀的海歸一族,在上海只能蝸居在八平米的筒子樓連排房里,奮斗多年,仍然只是寫字樓里“小字輩”的加班族,論資排輩消耗歲月。

他是上海“爬樓黨”一員,只有登上上海的高樓樓頂,他才可以正視自己的地位——就像樓下那些變成螞蟻,被無視的生命。他下了許久的決心才離開上海,生活反而一下豁然開朗。他回到家鄉,自己成立工作室,一下天降大任的感覺,業務順利,事業有成,家庭更是順風順水,迎娶了漂亮新娘,人生翻天覆地。

這就是一個人的人生際遇轉變,但是我們并沒有把后續呈現出來,只記錄了萬千生命在上海的一面:你有高學歷,有多么風光的背景,你到這個城市里來,你就是從頭做起,要忍耐落寞。城市,開始貌似是成功的遠方,最后只是人生的背景。

未來網記者:深圳這一集中,導演是以什么角度拍的呢,為什么在深圳這集,更多地在通過奮斗者視角展現城市?

劉俊宇:深圳的導演是在很用心地找,通過哪個角度來說深圳這座城,因為太多作品都是把深圳先標以“改革前沿”的標簽去描述的。但導演黎衍通過觀察,抓住了幾點,比如深圳大部分人都是外來人,深圳有個口號:“來了就是深圳人”,這是一座不講出身、不講老家的城市,沒有地域壁壘,這和許多中國城市不同,它沒有人與人之間的對立感,深圳特別歡迎外來人。

另外,導演也借兩個土著元素,一個是舞獅團隊,一個是湖貝城中村,來展示這個城市的形象。這跟以往人們頭腦里的深圳形象完全不符,深圳多數時候是改革創新那種語境下的描述。

導演發現,就算是中國年紀最小、最顛簸傳統、平地而起的城市里,也會有濃濃的鄉土氣息、故土味道。很多人可能看不慣臟亂差,疏于條理的街道市容,覺得深圳應該都是新興的建筑,但實際就是那樣,這里有“都市里的鄉村”。

導演黎衍是帶著自己的認識去尋找線索,他找到了很多不為人知的東西。當然自改革40年來,城市發展遇到過類似問題,就是如何擺脫舊形象,創建新形象的問題。中國城市化多年,全國其它城市改觀過程中遇到的許多問題,在深圳這座年輕城市的發展建設過程中,仍然不可避免,那就是推倒重來,其中失去了很多有文化價值的內容。

導演在紀錄片中,并沒有借助某個新興產業、創新產業——比如騰訊、比如順豐,去解讀深圳的創新性。因為深圳提倡的創新是全民性的,這里是創業者最好的去處,所有的高層都是從底層干出來的。

你看坐著小輪車游走市場的羅勁,他其實是2008年奧運產品的二級供應商之一,他是一名管理者,但是他還是事事親力親為,他跟他的員工談薪酬,談抱負,同時,他也是自己的員工,為幾塊錢的原料采購去擠電子市場,他的身段抬得起來,放得下去。他的背后就是深圳,一個創業者天堂,只要肯干,就能成功。

導演還捕捉到了深圳另外一個現實影像,留守兒童。正因為這里外來人多、年輕人多,所有的創業者為了事業、為了夢想來到深圳,他們才選擇遠離了自己真正的家鄉。這種情況下必然會在深圳之外留下那樣的一群孩子,他們常年和父母遠離,有的一年只見一面,甚至幾年才能相聚一次。

導演正好遇到了留守兒童來深圳看望父母,并組織慰問演唱會的情況。所以他記錄了那一個過程,在他眼里,如果全程紀錄一個孩子的故事將是好的選擇,但是群像式的紀錄,更符合“印象深圳”這個方向。在他眼里,深圳這座城市,有激情、有振奮、有從無到有的神話,也有不安、有委屈、有顫抖,有由內而外的深情。

《我的城》第一季《魔麗都市》篇,只聚焦了四個城市,也沒有介紹城市的方方面面,它是每個導演給觀眾速寫了一個“城市側面”形象。其實在我們的生活中,所有人對自己生活的城市,對別人生活的城市都是有自己的印象和理解。本片只是一個提示,我們每一個人對于城市印象也許都不是全面的,而是來自于自我的體驗,如果我們直面彼此的體驗,我們也許就可以對自己的“家園”有更多面的理解和感受。這些理解和真實感受,才會在面對城市化迅猛發展的時代,珍惜當下,向往美好。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分享
1 1 1
二分彩基本走势图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时时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押庄龙虎刷流水技巧 我玩龙虎输了100万2017 求一个大唐炸金花群 极速时时采彩计划软件群 850游戏通比牛牛诀窍 求时时彩后三包胆号码 重庆彩开奖号码查询 快三单双大小如何压才稳赚